第一千二百三十六张:一人之下

鱼红锦按时关了酒肆的门。

顺便的打了一壶酒带回去。

近来如意喝酒喝的频繁,总会托她带一些回来。

“如意,你的酒。”

鱼红锦站在门前,唤了一声。

董赤玉开了门,伸手接过,问道:“麻烦小锦儿了,多少银子,我拿给你。”

鱼红锦摇了摇头,只道:“自家人,要什么银子。”

“走了。”

鱼红锦摆了摆手,随即便回了自家院子。

如意坐在院子里,打着哈切。

董赤玉拿着酒壶,看着如意道:“你不准再喝了。”

如意眨了眨眼,起身道:“一小口,就一小口。”

董赤玉将酒壶给收了起来,说道:“一口都不行。”

如意挠了挠头发,有些头疼。

“我岁数都这么大了,贪两口酒怎么了嘛。”

“不准!”

“木头你好烦啊。”

董赤玉撇了她一眼,说道:“酒不能喝了,而且你还得多动一动才行,一天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还不如狸花呢。”

如意张了张口,却道:“狸花啊……说起来狸花还在上京城呢。”

董赤玉坐了下来,说道:“人家有你们多猫子猫孙要照顾呢,哪有空回来。”

如意想着,却道:“狸花现在真是家大业大,之前的时候皇宫里的贵妃都差人去请过他们除老鼠,还收养了几只小的在宫里。”xuqi.org 海豹小说网

“哪是狸花有本事。”

“说的像是我没本事似的,怎么着也混了个郡主吧。”

“没有封地的郡主。”

“怎么了嘛,没封地怎么了,上京城谁敢得罪我。”

董赤玉无奈摇了摇头,懒的跟如意犯浑。

如意打了个哈切,吧唧了一下嘴,说道:“我到现在倒是明白了那些成婚生子的人,没个儿子女儿什么的老了的确孤单的很。”

董赤玉说道:“之前让你收养一个来着,后来也不了了之了。”

“唉……”

如意吧唧了一下嘴,说道:“现在也不迟嘛……”

董赤玉顿了顿,目光看向她。

“真养一个?”

如意被她这样一问,却又有些犹豫了。

“怎么又犹豫了呢。”

“没……”

“我只是在想……”如意张了张口,说道:“要是养了没多久,咱俩就走了,那这孩子该多难过啊。”

董赤玉听后顿了一下,也沉默了下来。

她伸手拍了拍如意的后背,安慰道:“没事的,咱不去想这些难过的事情。”

如意抿了抿唇,撑着下巴思索了起来。

那太阳西移。

半晌后如意抬起了头来,说道:“养一个吧。”

董赤玉回过神来,她微微一顿,答应了一声。

“好!”

“木头你怎么又不问我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我都支持你。”

如意眨了眨眼,她舒了口气,眼里却泛起了红,憋着没让那泪水掉下来。

“你真烦人。”

董赤玉没有说话,只觉得的如意的牢骚来的好没道理。

第二日一早她们二人便出了城,去了那山上的青仙观里。

玄真道人将此事答应了下来。

约莫半月过后,便领了一个孩子见了如意跟董赤玉。

是个女娃,先前也有个家,家里是青山城外的人,他爹好堵,欠下赌债后将她娘卖给了牙子,后来还不上债,被人打个半死,还想卖女儿,结果没来得及就撒手人寰了。

这丫头之前上山挖芋头,然后便被玄真道长捡来了。

丫头名叫朱谷秋,见了人有些胆怯。

但这往年的名字到底是不能用了。

“往后你跟我姓。”

如意牵着她的小手,却又顿了一下,看向了董赤玉道:“跟我姓还是跟你姓好?”

董赤玉眨眼道:“你是当家的,当然跟你姓。”

如意有些犹豫,也没想好。

她便对玄真道长说道:“姓什么还不知道,玄真道长给这丫头取个字吧。”

玄真顿了一下,笑道:“郡主让贫道来取的话,名字怕就偏道了。”

“无碍。”

“依贫道看,不如便叫璇玑吧。”

“成啊!”

如意对此很满意,领着璇玑便下了山。

走在路上的时候,如意却好似反应了过来。

“我晓得了!”

如意偏头看向身旁的璇玑,说道:“往后呢,你有两个姓,平日里就姓董,做了坏事的时候你就姓王,跟我姓,叫王璇玑。”

董赤玉掐了她一下,说道:“你怎么这么不着调,孩子哪能有两个姓?”

如意眨眼道:“我的孙孙有两个姓怎么了。”

无法无天了。

董赤玉无奈一笑,她摸了摸璇玑的脑袋,说道:“璇玑别听她的,你大娘不着调的很。”

璇玑攥着衣角,有些害怕,老实的点了点头。

“听大娘的,你二娘胆子小。”

“你真是……”

“诶诶,木头你别打啊,错了错了……”

“老不着调。”

在那大景皇宫中的钦天监中。

燕南天盘坐于此,说到底他也是得气运眷顾之人,修行起来也是一帆风顺。

王莺莺穿着一身寻常衣衫,坐在一旁,静待燕南天醒来。

待燕南天醒后,他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监正所筑的帝王心法的确非比寻常,让朕受益匪浅。”

王莺莺摇头道:“这也不是我一人所想出来的,多亏了权山的道修们。”

燕南天听到这话看了王莺莺一眼,说道:“监正出身青仙观,既如此,却还为何给权山机会呢?”

王莺莺直言道:“因果在此,难观未来,王莺莺早已不再是青仙观道修,只是俗世中人。”

燕南天听后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她大抵是怕青仙观受牵连。

“监正受累了。”

王莺莺摇了摇头,也未接话,转而撇开了话题,说道:“陛下,近来朝中诸事混乱不堪,几位阁老的手伸的越发长了,而且,我曾远远的看了一眼秦阁老,他身上带着些许妖气,不知是遇上了妖怪,还是与妖物有染。”

燕南天听后微微挑眉,说道:“一群老东西,竟还不知足。”

他站起身来,说道:“劳烦监正告知宫内大监,通知那群混账东西,明日上朝!”

“陛下还是自己去说的比较好。”

“朕信的过监正,在这大景,监正便在朕一人之下。”

王莺莺听到这样的话心中微叹,反倒觉得不该如此,可如今却已经避不开了。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